当前位置: > 佛山 >

广州“租购同权”引关注,南海“留才”如何迎

本周广州市发布的一则消息备受外界关注。7月17日,广州市正式发布《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的通知》,当中明确规定,赋予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公共服务权益,保障租购同权。

尽管这一政策还需要很多适用条件,包括需要具有本市户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人才绿卡持有人子女等政策性照顾借读生、符合市及所在区积分入学安排学位条件的来穗人员随迁子女,其监护人在本市无自有产权住房,以监护人租赁房屋所在地作为唯一居住地且房屋租赁合同经登记备案等。然而一份文件背后引发的外界对教育问题的高度关注,以及对人才吸引力,却值得南海关注。

去年以来,南海提出要打造全球创客新都市,其背后就是要集聚珠三角、全国乃至全球的资本、技术、人才等创新资源,努力把南海打造成为全球创新资源与珠三角制造业全方位合作的对接站,打造成为新经济的典范。然而记者走访企业发现,南海民营企业特别是重点龙头企业普遍存在着企业高管、技术人员等骨干人才子女读公办学校“入学难”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区域对人才的吸引力。

在广州已经率先放松符合条件的人才子女就近入学的背景下,南海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上,能否“迎头赶上”?

未买房人员面临“入学难”

廖日云是伊戈尔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企业(以下简称“伊戈尔”)管理部总监,今年5月底,为了研发部两个经理的子女入读公办小学,她四处奔走,希望能帮助他们的孩子实现就近入读小学。“一方面是为企业核心骨干解决生活上问题,同时也是稳定伊戈尔研发部门队伍,确保研发团队项目负责人员不流失。”廖日云说,如果员工子女在入学上遇到问题,势必会影响到员工的稳定性。

不仅是伊戈尔遇到这一难题。广东时利和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也同样遇到这一问题,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高管和核心骨干的子女入读公办小学问题一直都困扰着企业,每年都要花费精力去处理该问题,而且近两年来要想去到心仪的学校越来越难。

根据南海区目前入学政策,学生大体可以分为户籍生和借读生,借读生又分为政策性借读生和普通借读生。其中户籍生,指人户一致,房子和户口都位于相应地段;而政策性借读生,指符合政策性借读16类条件之一的,并在当地居住的非户籍常住人口政策内生育子女或政策外生育已接受计生部门处理完毕的子女;普通借读生则是指符合积分入学条件,申请在居住地入读公办学校的非户籍常住人口子女。

目前佛山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入学原则是在满足了户籍人口子女入学基础上,街道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根据公办学校学位情况,按照先政策性借读生,后普通借读生的原则,安排招收非户籍常住人口子女入读公办学校。招录顺序是户籍生→政策性借读生→积分生。

在这一过程中,教育行政部门根据公办学校学位情况,按照积分分值高低,安排入读公办学校,额满即止。不符合录取条件的借读生,只能自行联系入读民办学校或回户籍地接受义务教育。

按照这一政策,企业引进的人才中,如果是海归和博士等高层次人才,或者在佛山拥有房产,则其子女可以申请按照政策性借读生条件入读公校。然而一些企业高管、工程技术骨干人才从外地引入南海,又未在南海买房,则只能按照普通积分入学。

“很多外来员工子女难以申请到心仪的公办学校学位。”广东雄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如果是在本地买房了的还相对容易,很多骨干没有本地户籍又还没有买房,只是租房住的,那么只能按照积分入学,比较难分配到就近入学。

“入学难”影响企业人才稳定性

企业高管子女读书问题,影响着企业人才的稳定。“去年公司一位技术骨干,其子女没能留在南海上学,这位骨干最后也离开了南海。”伊戈尔的相关负责人说。

作为一家专注于电源及变压器领域公司,伊戈尔2013年荣获南海区政府首批通过的“北斗星企业”及“南海民营企业五十强”,2015年荣获南海区政府“雄鹰计划”重点扶持企业,是重要的电源及变压器研发生产基地之一;2012年至今公司在国内照明行业LED电源排名中位列第3位。2011—2016年连续6年上缴税收超过5000万元。

“企业的持续发展肯定是离不开企业高管和骨干技术人才的。”伊戈尔的相关负责人说,如果企业核心团队不稳定,会影响到企业的发展,最终会影响到区域的经济发展。

一直以来,南海以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为主,2016年南海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411亿元,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03亿元,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占全区GDP和税收的七成以上。据统计,南海区的个体户、私营企业达17万家之多,占市场主体96%以上,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306家,而规上企业更是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以纳税大户为例,南海区2016年422家纳税超千万元的企业纳税总额达到255.45亿元,比去年增长了19.4%;户均纳税6053万元户,增加510万元。而2016年南海区四级财政总收入为671.23亿元。换言之,这400多家企业贡献了南海超三分之一的税收。

“今年一位中层管理人员的子女可以入读到心仪小学,他说比奖励10万元钱还要开心。”广东雄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述负责人说,作为南海“北斗星企业”,公司很多发展上的问题是需要企业自己努力,但是企业高管子女读书问题往往只能靠政策上的支持。

盼出台政策加大“留才”力度

对着目前南海区入学政策不难看出,企业高管和骨干技术等人才子女“入学难”有两个共同特征——第一是不属于高层次人才类别;第二是在南海尚未购房。而这一类人才群体又往往是企业人才引进的主要群体,也是企业发展的中坚力量。

不仅如此,受广佛同城化红利驱动,南海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因购房置业、人才落户等引起的入学需求越来越大,而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潮,预计未来几年对学位的需求将有爆发性增长,学位供给,特别是优质学位的供给成为南海教育的一大难题。

在南海打造全球创客新都市的背景下,南海显然还需进一步重视企业高管和技术骨干人员子女的“入学难”问题,从而加强对人才的吸引力。

事实上,南海在新增教育学位上一直不遗余力。据统计,在整个“十二五”期间,南海5年里投入专项资金9000万元,人才总量年均增长为9%。截至去年底,南海人才总量达到42.6万人,共引进79个高技术水平的创业团队,引进博士519个,创新创业团队220多个,国家千人计划32人,比2011年增长15倍。

其中,2015年教育领域的财政投入总计41.5亿元,2016年投入41.1亿元,2017年预计投入42.1亿元。而在今年,南海更是一口气新增1.1万个公办学位,“十三五”期间计划增加8.2万个学位,其中一半提供给非户籍常住人口。

“企业引入的海归和博士等高层次人才目前政策是已经照顾到了,但是对于企业一般高管或者是核心技术人才希望能从政策层面上再落实。”有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认为,目前省外不少地方都有政策能照顾到企业骨干人员的子女入学,他希望,南海能根据实际情况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政策。

对此,南海区政协常委、文教体卫和文史委主任林满泉认为,对于企业的发展,政府的支持在于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注意引导产业的发展方向与创新精神,强化公职人员服务态度与意识,主动为企业排忧解难。

“现在年轻人出来拼不只是看重奖励与补贴,而是实实在在的竞合发展关系。同样地,企业生存与发展也不是看重奖励与补贴,反而会更愿意选择承担社会责任,而企业需要的是便捷高效的服务、实用可靠的人才队伍。”林满泉认为,“入学难”问题归根到底是整个区域的投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