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佛山 >

三水村居干部刮起“青春风”,最年轻的21岁

村级换届是今年三水区基层组织建设和基层治理的工作重点。上月初,三水顺利完成全区70个村(社区)换届各项任务,全区70个村(社区)选举产生新一届村(社区)“两委”干部455人。

统计数据显示,新一届“两委”干部素质全面提升,平均年龄40.2岁,比上届下降了0.9岁;35岁左右及以下的178人,占39%,平均每个村(社区)2.54人(高于省、市1人的要求);大专以上学历291人,占64%,比上届提升了27.3%。其中,全区最年轻的村委书记30岁,最年轻的“两委”干部21岁。这些年轻干部将为三水农村发展增添一股青春活力。

刘建顺(右一)在与村民交流。受访者供图

全区最年轻村委书记刘建顺:

“做村官,

我无怨无悔”

7月18日,刘建顺与400多名三水区新一届村(社区)“两委”干部一起参加集中培训。刘建顺是乐平村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今年30岁,是全区最年轻的村委书记,在基层工作已有八年时间,八年里他尽心尽力,以农村为先,以民心为基,身体力行,带领村民与时俱进,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和村民生活品质提升,造福一方百姓。

大学生回乡当村官

“高学历、年轻、有干劲”是大多数人给刘建顺的评价,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的他最初在顺德企业工作。机缘巧合之下,在2009年参加了三水区大学生村官统一招考,回到家乡从事农村工作。

“我是乐平本地人,想着可以回来建设家乡,觉得是一份很有意义的工作。”在刘建顺看来,在企业更多的是面对机器,工作内容也较为机械,而作为村官更多的是面对人,要处理的事情也更为繁杂。乐平村总面积10平方公里,下辖7个村民小组常住人口约2.2万人,其中户籍人口约7000人。

如今,刘建顺的同学有当老板的、有当经理的、也有当公务员的,各有各的发展。对于当年从企业出来,回来农村一干就是8年,刘建顺说,从没后悔过当年的选择,无怨无悔。“去哪里一样是工作,但在这里建设的是自己的家乡,服务的是自己相熟的父老乡亲,感觉更好!”

重建乐平村管理秩序

“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与村民打交道。”在刘建顺看来,与村民打交道是一门大学问,只有懂得协调村民之间的关系,才有可能处理好农村的事务。

做了8年的农村工作,让刘建顺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一次村小组换届选举。在三水由于土地、资源、经济主要集中在村小组一级,因此每一次的村小组换届选举竞争激烈程度比村“两委”换届更甚。这个时期也是村中矛盾集中爆发期,选举过程矛盾迭出,有时还会演化成家庭之间的矛盾,成为影响农村稳定和谐的因素。

这个时候便是刘建顺最头痛的时候,往往要花大量的时间进行矛盾调解,进行选举办法宣讲。“按照选举办法,严格执行,做到公平竞争。”多年的农村基层工作经验告诉刘建顺,农村要和谐发展,最重要的就是建立秩序。

因此,刘建顺认为自己在村里做过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乐平村的管理章程进行系统、全面地修订。刘建顺介绍,原来的章程是10多年前修订的,当下农村事务千变万化,很多地方都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重新修订管理章程不仅让农村事务执行有了依据,方便了农村管理,同时也方便了村民办事。

“在农村,对村民有益的事情才是好事情。”刘建顺说,当时全体一致通过修订农村章程,新章程实施之后,村民也是很认可,这让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先“富脑袋”,后富农村

近年来,在刘建顺的带领下,乐平村发展快速,农村经济在全区也是佼佼者。“以前耕田挖地,看天吃饭,现在不少家庭每月很轻松地都能拿到过万元的收入。”刘建顺说,通过盘活土地资源,很多村民都可以通过收租来增加经济收入,享受到发展的成果。

据统计,2016年村组两级集体经济收入约2612万元,其中经联社经济收入约17万元,经济社经济收入约2605万元,主要来源为土地承包收入及物业出租收入,股民平均分红约4161元,农民人均所得约3.3万多元。

“农村最需要发展的是村民的思想。”在刘建顺看来,农村要发展,光发展经济是不行的,更重要的是要先“富脑袋”。如何改变村民落后意识,提升村民的思想认识是刘建顺一直思考的事情,他最想将乐平村建设成“村风文明,村民和谐”的农村。

作为全区最年轻的村委书记,刘建顺认为自己有优势也有劣势。“农村很多问题不是有学历就能解决的。”刘建顺说,处理农村问题更需要讲方法、讲技巧,而这一点老干部更有经验,自己一直很尊重他们的意见,以后更要多向他们学习;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两委”干部的作用,分工调配好工作,尽可能发挥所有人的作用,也尽最大可能服务好村民,推动农村发展。

胡永豪在办公。受访者供图

全区最年轻村干部胡永豪:

“最想村里经济有大的发展”

21岁的胡永豪是有“芦苞西伯利亚”之称的西河村“两委”干部,也是三水区最年轻的村干部。1995年出生的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从小就抱有“建设家乡,报效祖国”的愿望,在偏远的西河村,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受村民尊敬的村干部。

希望做一名受村民尊敬的村干部

2013年胡永豪参军入伍,两年后退伍进入企业工作。2016年底,受西河村委会邀请,胡永豪毅然辞去工作,回到偏远的家乡从事农村工作。

“回乡既是自己争取的一个机会,也是前辈们给自己的一次机遇。”对于当时的选择,胡永豪表示自己经过了深思熟虑,村里千挑万选选上自己,是自己的荣幸;能为村民办事,为家乡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更是自己的愿望。

西河村在三水区芦苞镇的西面,孤悬北江对岸,遗世独立,曾被称为“芦苞西伯利亚”。事实上,西河村不仅是芦苞镇最偏远的村居,就算放在全区,也属于偏远农村,这里相对于其他村居基础设施、公共配套、集体经济发展都较为落后。“我相信行行都能出状元。”胡永豪并不认为回到西河村对于个人而言是一个发展障碍。

相对于其他工作,他认为能当一名村干部让自己感到自豪。“我虽然很年轻,但是村民也很尊敬我,有什么事情也会来找我帮忙。”胡永豪认为,这种荣誉感是其他工作不能带给他的。胡永豪的父亲曾经当过村长,胡永豪也希望能像父亲一样,能为家乡的发展尽自己的一分力,做一名受村民尊敬的村干部。

为村民过上小康生活尽一分力

目前,胡永豪负责村里的消防、安监、国土等工作。“农村工作压力很大。”这是胡永豪半年多来最深的感受,农村事务多、问题也多,更难的是,要面对难以处理的历史遗留问题。

“以前在企业工作,工作内容很明确,也很简单。”胡永豪说,农村工作难就难在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事情,而是村民。所幸,西河村委很团结,前辈也给予很多指导和帮助,让胡永豪在短时间内成长很多,处理事情稳重成熟了许多。如今,在21岁的胡永豪身上看不到“年轻气盛”,更多的是“谦虚恭谨”。

“现在农村变化很大了。”胡永豪介绍,如今随着各级政府对农村的重视,西河村近几年发展很快,以前这里不仅地理上偏远,由于没有公共交通连接,感觉真的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村落。现在不仅有公交车可以出入,村路、村道也都建了起来,在“民生微实事”的支持下,西河村争取了11个项目,村里的多项基础设施得到了完善,村容村貌也大有改善。

更让人欣喜的是,村里的经济也有大的提升,以前集体经济分红最多一年只有几百块钱,而如今一年一人可以有2000多元。“村民最关心的就是农村经济,我们也最想农村经济有大的发展。”胡永豪说,目前西河村主要还是以农业为主,大多数以鱼塘为主,全村有5830多亩鱼塘,希望能到经济发达的村居去取经学习,推动西河村经济快速发展。

作为全区最年轻的两委干部,胡永豪认为自己应该多多学习,尤其要向老一辈学习,尽自己的能力推动西河村发展,让村民们尽早过上小康生活。

【记者】张秀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