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梅州 >

何天运载客20年:“不义之财,一分钱都不能拿”

某晚约8点,何师傅根据电话预约在一小区门口等着载一位“老熟客”。

某晚约8点,何师傅根据电话预约在一小区门口等着载一位“老熟客”。

  ●记者 曾秋玲/文、图

  何天运师傅,49虚岁,瘦瘦的,黑黑的,却干着3份活儿:白天,他在梅城法政路某单位上8小时的门卫班;下午6点下班后,回家骑上人力三轮车来到龙坪市场帮妻子卖菜;之后,骑三轮车载客,直到晚上8点半;第二天早上5点多又去龙坪市场整理菜摊,7点多去上门卫班……“这样,我一个月可挣差不多2000元。”何师傅说。

  何师傅是梅县南口瑶上人。他初中毕业后先是在家务农,接着出广州在手袋厂当剪线工,与来自贵州的土家族妹子相恋,1994年两人一起回到瑶上,同年生下儿子。“在老家,我仅有4分田,分散在3处。”1998年,何师傅将家中能卖的都卖了,还借了八九百元,带着妻儿来到梅城,在榕树塘租了一个房间安顿下来,又花1000多元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妻子在家带小孩。1999年又添了个女儿。一家人全靠我骑三轮车载客来养活。”何师傅说,“那时我年轻,起早贪黑,没日没夜,一个月多的话可挣1000多元,少的话只有五六百元,勉勉强强维持生活。”

  2001-2002年间的一天晚上十一二点,何师傅在东山桥头南端等客,四个醉汉从附近一酒廊出来,硬是挤上他的车,强令将他们载到城北五里亭。到了目的地,他们非但不付车费,反倒把他打伤。为何不拒载?何师傅说:“拒载的话,可能连车都会被砸坏。顺从他们,车一般不会有事。”当然,世上还是好人多。“我家的家具,几乎都是好心人你一件他一件给送的。”何师傅说,“逢年过节,王阿姨常会拿些糖果饼干给我的小孩;厂里有搬搬抬抬的杂活,李先生常唤我去做,好让我能多挣点钱;有的熟客出门,原本没打算坐三轮车,但看到我在等客,往往会来帮衬我的生意……”

  长年定点的三轮搭客生涯,使何师傅拥有不少“老熟客”。“老熟客”关照何师傅,何师傅也感恩“老熟客”,曾多次“拾金不昧”。2006-2007年间,一次,何师傅载蓝先生回家。蓝先生上楼后,何师傅才发现客座上落下了一个钱包,“鼓鼓的,可能有好几千元吧”,他立刻追上去,将钱包还给蓝先生。蓝先生拍拍他的肩膀,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很差钱”的何师傅为何能抵御住这么大的诱惑?何师傅说:“我明知道钱是他的,就应该归还给他。那些钱对我而言是不义之财。不义之财,一分钱都不能拿。做人要看长远,不能只看眼前。如果起了贪念,坏了名声,以后人家不再相信你,那就难于立足了!”

  2007年,何师傅拿出多年积攒的1万多元,再借了4万多元,在坝南路买了一套约20年房龄、70平方米的小三房,好歹在梅城安下了家。

  三轮车曾为百姓出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最‘好做’的时候,是2009-2010年。”何师傅曾“投资”2500元将人力改装为电动,“轻松,快,那时每个月能挣3000元左右呢。”不过,后来他还是老老实实按规定又将电动改装回人力。再后来,随着私家车的普及、公交系统的完善,以及摩的、的士、滴滴打车等的发展,人力三轮车的需求日益萎缩。加上年纪也大了,去年春,何师傅转行做了门卫。兼职骑三轮车载客,每月仅能为其增收一两百、两三百元。

  如今,何师傅的儿子在汽修厂当学徒,女儿读幼师将于明年毕业,妻子已经卖菜多年。“当年买房借的钱,还剩几千元就还清了。”何师傅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