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深圳 >

胡思远:忘战必危,准备好打赢智能化战争

 

胡思远 1952年生,山东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兵种教研室教授,北京国际友联会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我国著名军事专家,国际友联会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创新研究所研究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特约军事评论员,解放军报特约撰稿人。有着“蓝军司令”、“数字化教员”之称号。

说起战争,中国人民并不陌生。中国近现代史与战火一路相随。当下,中国人民已经在和平环境中生活了几十年,但是一句老话须臾不能忘:“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我们的人民军队自1927年8月1日诞生之后,就不断地与看上去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较量,并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莫不如此。在未来的战争中,这样以弱胜强的经验,还可以复制下去吗?

著名军事专家、国防大学教授胡思远在前来深圳参加第16届晶报名人演讲周前夕接受采访时说:“重复别人,打不了胜仗,重复自己,会被对手识破;让我们的军事思维首先走在敌人的前边,我们才能真正有希望战胜未来的敌人。”

21世纪,我们的身边并不太平

晶报:说起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中国近现代史就是在列强的“坚船利炮”和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之下一路走来的。今天我们生活在和平环境中已经几十年了。战争,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离当下的中国,究竟有多远?

胡思远:17年前,全世界各国同时在庆祝新世纪的到来,就在那个人类走过的最腥风血雨的20世纪的最后一分钟,各国政要们公开约定,为21世纪的世界和平而祈祷。但是进入新世纪还不到20年,2001年爆发的阿富汗战争、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今天仍在继续,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巴以冲突……烽烟四起,人们对和平的美好幻想已经被粉碎。

至于我们未来会面对什么样的敌人?能够让我们伤筋动骨的敌人,恐怕不会超过两三个。这种大仗准备是我们最重要的战略判定,但中仗小仗中的敌人,比如边境冲突危机等,恐怕随时会发生。总之需要我们按中央军委习主席的战略要求,做到大仗有准备,中仗有能力,小仗有把握,才能立足于不败之地。

跟不上信息时代,可能再次落后挨打

晶报:战争的历史,几乎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史。但是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一直到了一百多年前,战争的形态才开始“日新月异”,从一战到二战,只相隔短短一二十年,但从武器装备到战术打法,都实现了划时代的升级。那么我们现在要着眼的“未来的战争”,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战争?

胡思远:如果按照作战工具对战争进行分期的话,可以粗略地认为战争已经进入了5.0版。这就是牧业战争、农业战争、工业战争、信息战争,以及走向未来的智能战争。进入信息时代的今天,各种信息战争理论和信息战争的武器一样变化发展,成为今后战争发展的一种显著特点。已经很明显,随着智能化信息高技术对军队神经系统的不断加强,未来战争将逐步褪去大工业时代的历史遗容,代之而起的是出现了一些崭新的作战理论和作战方法。武器装备也将发生质的飞跃。如果我们在这次变革中跟不上、行动迟缓,就可能导致再次落后挨打的悲剧。

过去的胜利经验,在未来战场上不能完全复制

晶报:说起“未来”的战争,我的理解就是在武器装备等方面不对称的战争。我们的人民军队自诞生起就不断与在装备上比自己有巨大优势的敌手作战,如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并且都取得了胜利。这种经验今后能否被复制?

胡思远:历史上的“以劣胜优”是有条件的。它实际上是利用战场上时间空间的限制,让人的因素发挥到最大限度。比如抗美援朝时期的夜战,白天太阳是美军的,晚上月亮是我们的。夜战是我们的主要作战方式。但在信息特别是空天传感器高度敏感发展的今天,这样的夜间作战优势可能就不存在了。在这个意义上说那种经验是不可以复制的,但是,勇敢作战连续行军战斗的我军战斗作风,却是任何时候都必须发扬光大的。

这就是说,重复别人不能创新,重复自己不能突破,而军事的基本精神就是不断创新,而且今后的一种战法的生命周期可能就是短暂的几个小时,是“见光死”。特别是网络武器,信息对抗的频谱段码,一般也只能在战场上用一次。

打赢未来战争,中国军人时刻准备着

晶报:军人在和平时期的使命就是准备迎接未来的战争,面对未来的敌人,近些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准备?

胡思远:你说的“未来”这个概念是非常重要的。军事学的本质就是未来学,未来的敌人与未来的战争。未来战争的准备当然是一个系统的概念,而非单一领域。我们看到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同志在7月24日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的讲话,就能从战略上明白我们对付未来敌人的战争准备了。

习主席强调,5年来,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刀阔斧、蹄疾步稳,在主要领域迈出历史性步伐、实现历史性突破、取得历史性成果。这场重塑重构使我军体制和结构焕然一新,发展格局焕然一新,部队面貌焕然一新,为强军事业增添了强大动力,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奠定了深厚基础;优化我军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发展的结构性矛盾,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内容。

晶报:确实,近年来我们为适应未来战争作了很多准备,本轮军改必将加快强军梦与强国梦的实现。另外我们知道,我军在适应现代战争的武器装备等方面,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

胡思远:近年来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发展令人鼓舞。歼20战机、辽宁号航空母舰与新式战略导弹与卫星为标志的新一代装备相继研制并服役,大大缩小与先进发达国家军事装备的差距。时间上看可以说由原来的20多年距离缩短到今天的10多年左右。但武器装备发展在信息网络化的今天,硬件平台的分量仅仅是一个表面数量,而真正的战斗力还需要看其内在的软件部分。

我们常常看到的是南海东海的风浪,但信息战争实际早已从基础领域开始生死搏杀。目前,信息技术领域的绝大多数专利均来自境外企业:无线传输占93%,移动通信占91%,半导体占85%,计算机应用占60%;在电子信息技术国际标准中,我国参与的核心标准和建议不到千分之二。这就需要我们在军民融合的信息技术领域取得更大的突破,深圳在这方面应该大有作为,因为这座城市有技术和人才的基础。

晶报:近年来中国在应对周边热点问题时,表现出了一些比过去更加积极的姿态,如在南海、钓鱼岛,这是否说明我们改变了行之多年的“韬光养晦”政策?

胡思远:当年的“韬光养晦”具有相当浓重的时代特质,它保障了我们的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许多理念在今天仍然适用。但是时代的变化与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当年的设计,一个多元化世界中纷繁的利益冲突的新格局已经以全新的面貌向我们提出全面的挑战。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展与大国地位相应的武装力量保障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这是最低的国防安全需求,根本不存在什么放弃“韬光养晦”政策的意思。

做好打赢信息战的准备,才对得起90年光荣军史

晶报:确实,我们今天面对的这个世界,与几十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那么,如何评价今天中国面对的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形势?有哪些问题更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战争的危险,我们应该怎样应对?

胡思远:看看中国周边你就会明白,我们祖宗留下的是全世界最复杂最纠结的一个环境。从地理上看我国拥有2.2万多公里的陆地边界线、1.8万多公里的大陆海岸线和6500多个岛屿,并享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力和管辖权。与这样的环境和使命相比,我们的军事力量仍然需要更加高质量地发展,特别是适应未来战争的高新网络与信息技术装备的发展。危险可能不止一个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忘战必危”。准备打一场未来的信息与智能化战争,这是我们的基本判定。只有做好打赢信息战争的准备,我们才能对得起我们人民军队90年的光荣历史,才能拥有和平,才能享受和平。晶报记者 马骥远

相关阅读